http://www.mall067.com

达沃斯与裂变世界的未来

达沃斯,一个瑞士的小镇,但却是全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风向标。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是全球精英竞相参与的一个舞台,当然,现在它的影响力依然巨大。只不过达沃斯所代表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与整个裂变的世界之间有了更大的隔膜,达沃斯是不是代表一个已经或者正在过去的时代呢?

从2016年以来,每个星期,都会有国际焦点出来, 这对于新闻界来说是个好事,因为不需要为新闻寻找选题,同时也是一个坏事,在意义如同烟花一样的新闻背后到底渗透着什么样的世界逻辑呢?对于后世的历史学家来说,现在的世界是一个湍流前进的世界,方向在哪里?没有人知道,只是在各种力量相互激荡之后,或许能够形成一个为各方所接受的新世界。

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开会期间,《原子科学家公报》再次宣布距离世界末日的午夜只有两分钟了,只有冷战正酣的1953年可以与之相媲美。从1947年之后,世界科学家和安全专家组成的这个非营利组织一直在“计算”着人类的午夜何时到达。身处其中的人们并不一定能够理解自己的时代,只有回过头来看,才知道自己是不是经历历史性时刻,只不过,为时已晚。这一组织的主席是刚刚卸任加州州长的杰里·布朗,他认为,从美国谋求世界领导权并且要建立一个更加安全和健康的星球以来,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断裂时刻”。布朗这么说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特朗普领导的白宫已经失去了曾经美国总统们的理想。布朗也认为,这是一个没有办法将事实与谎言分开的时刻,是一个让我们难以找到办法去解决时代大问题的时刻。

布朗以及《原子科学家公报》并不是预言家,但是他们的确在警醒世人,我们是不是如同泰坦尼克号上的乘客一样,对于即将出现的核武器以及气候变化的威胁视而不见呢?布朗们的想法还是达沃斯式的,现在这个裂变的世界中,泰坦尼克号的有些乘客已经下船了,乘坐着救生艇驶向并不存在的安乐窝。已经下船的人,有多少人会在乎这艘大船的沉浮呢?

特朗普总统还在为修墙的事情而焦头烂额,而美国八十万联邦雇员依然翘首等待政府开门,史上最长的政府关门正在打破人们原先的预期,当手段变成了目标的时候,游戏的规则就变化了。修墙也是为了关门,是关上移民的大门;而政府关门是让联邦政府的雇员先休假了,只不过这个假期有些长。美国与委内瑞拉断交了,这个新闻压倒了达沃斯,甚至让很多人忘记了达沃斯,拉美并不是世界政治的焦点,但是拉美正在经历一场巨变。每隔20年,拉美政治的节奏似乎都要进行周期性调整,与美国政治的变奏相互共振,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花样出来。

英国脱欧还没有结果,无协议退欧带来的冲击也是不可预估的。对于英国人,以及欧洲人来说,脱欧是比达沃斯更重要的事情。脱欧也代表着一种反达沃斯的力量和趋势。达沃斯致力于推进欧洲人的合作,尤其是工商界的合作,其实也是欧洲走向合作和一体化的象征与动力。达沃斯还在,英国要离开欧盟了。是达沃斯错了,还是英国错了呢?或者说是达沃斯与英国以及脱欧背后的欧洲联合运动之间出现了背离。

日本首相安倍在达沃斯发表主旨演讲,也为今年在大阪举行的G20峰会进行预热,但是他念兹在兹的还是与普京会谈能不能将北方四岛中的两个岛要回来。全球化的经济逻辑没有掩盖,更没有取代地缘政治的硬核,决定普京或者安倍的并不仅仅是经济的成绩,更是作为一个国家的尊严以及看得见的利益,比如说领土。达沃斯代表的全球化以及全球合作需要一个地缘政治的框架,它是全球化这座冰山的水下部分,一旦出现崩解,就是灾难性的后果。

本次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主题是“全球化4.0:打造第四次工业革命时代的全球架构”,与其说这是指向方案,莫不如说这是对当下时代的诊断。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回答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主席施瓦布提问的时候说,“从哲学意义上来讲,平衡是相对的,不平衡是绝对的。”世界政治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发展几乎已经成为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在不平衡发展过程中人类社会不断走向“叠合”,不是一方把另一方融合,而是说是一种多元的共存。多元需要共存的底线,而共存也要允许多元化的路径和前景。

我们处于两次技术革命的相接的时刻,一次技术革命的晚期会呈现出强烈的分蛋糕的倾向,而一次技术革命将起未起之时,做大蛋糕的动力又不是那么强劲,效率和公平之间的矛盾就会异常尖锐,同时多数人面临的挑战就是公平的问题,能够进行创新和创造,引领不平衡发展的人终归是少数。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被忽视,被无暇顾及的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